一个高大威猛如在世罗汉般的和尚,却背着一座巨大的庙宇在狂奔。

    这一幕,让魏山差点以为眼花了。

    事实上,那和尚狂奔的速度极快,如若一道金灿灿的光,只能用神识才能捕捉到其身影。

    天地都在轰震,剧烈震颤。

    那是和尚的脚步声在响起,密集如天鼓轰震。

    “观主你还愣着干啥,快搭把手,没看到和尚我在被追杀吗?”

    那和尚大吼,气急败坏。

    魏山这才注意到,一柄锈迹斑驳的铁剑,正追在那和尚身后,速度太快了,几乎让人难以看清楚。

    轰隆!

    和尚背着庙宇,在附近区域绕圈子,一刻也不敢停下,似唯恐被那灰扑扑的骨剑给戳一下。

    苏奕不禁笑起来,这和尚,号称皆空寺护教伽蓝,性情则奸猾似鬼,无赖之极。

    他还是头一次见到,这和尚被杀得如此狼狈。

    “快啊!你不是剑修?快降服了这把铁剑,这可是末法时代遗留下来的至宝!”

    眼见苏奕一动不动看热闹,那和尚顿时急眼了,大声嚷嚷。

    “末法时代留下来的至宝?”

    苏奕心中一动,道,“答应我一件事,我就出手。”

    “趁火打劫?你观主何时变得如此不要脸了?”

    和尚一边狂奔,一边破口大骂。

    嗤!

    那锈迹斑驳的铁剑猛地一扫,擦中了和尚的屁股。

    他痛呼惨叫,再不敢迟疑,叫道:“观主大爷,求求你了!”

    “答不答应?”

    苏奕笑吟吟问。

    “答应!”

    和尚大叫。

    苏奕这才迈步上前。

    轰!

    一股汹涌的轮回剑意从苏奕身上冲霄而起,天穹骤然变得幽暗下来。

    那正在追杀和尚的铁剑猛地一颤,似有智慧般,锵的一声横空扬起,剑锋直指苏奕,如临大敌。

    趁此机会,和尚终于解脱,背脊一抖,那座巨大如山岭的佛庙就轰然落地。

    而他则一屁股蹲坐在地,大口喘息,嘴里兀自咒骂,“这铁剑太他妈邪门,追了我七天七夜,差点没把我累死。”

    苏奕目光看过去。

    这把铁剑似被岁月腐蚀严重,覆盖着斑驳锈迹,就连气息也暗哑晦涩,显得很神秘。

    “轮回?”

    一道干涩沙哑的男子声音从铁剑中传出。

    “不错。”

    苏奕颔首。

    和尚则惊愕道:“你他娘追杀了我七天七夜,为何不见你放一个屁?”

    锵!

    铁剑剑锋一转,指向和尚,惊得后者浑身一哆嗦,额头直冒冷汗。

    他连忙道:“观主,快降了它!这把剑有问题,极可能藏着一个极端恐怖的逝灵!”

    “我虽忌惮轮回,可却无惧生死。”

    铁剑微颤,传出那男子干涩沙哑的声音。

    苏奕若有所思道:“那你为何要追杀那和尚?”

    男子道:“我若真要杀他,断不会让他逃奔七天七夜,之所以不动手,是担心真正出手,他连一剑都挡不住,便因此丧命。”

    和尚:“???”

    自己这是被鄙视了?苏奕则饶有兴趣道:“那为何非要追他?”

    男子道:“我生前的遗蜕,就在那座寺庙中,我必须取回来,才能重塑形骸。”

    和尚惊讶道:“不可能,我镇守皆空寺这么多年,可从不曾见过任何遗蜕。”

    遗蜕,便是遗体。

    “那是你不懂,当年,我和你们皆空寺始祖论道千年,彼此枯坐,印证彼此道途,不料突遭末日浩劫,仓促之下,你派祖师将我的遗蜕藏在了那一株月桂树之下。”

    男子道,“而如今,我从沉寂中醒来,若能得到我的遗蜕,我便可从太宇剑中脱困。”

    和尚动容,失声道:“太宇剑!你是青释剑仙?!”

    太宇剑!

    苏奕略一思忖,也想起来。

    前不久在无定魔海深处,他在识海中镇压血灯佛主的那一道神魂时,后者曾被九狱剑惊到,说出一些和太宇剑有关的话语。

    据说,此剑为末法时代最强大的一把剑!

    “青释剑仙?呵,虚名罢了,一日不为仙,有何颜面自称剑仙?”

    铁剑中,响起男子自嘲的声音,“更别说,太宇剑已在浩劫之下遭受重创,延存至今,已几乎等同于一块顽铁。”

    说罢,他长声一叹。

    岁月无情,往昔风流,终究成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