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学生7:天门帝国

第1070章 绝路的尽头

咪乐|直播|app|安卓版 凤凰网汽车评论继2017年销量摸高万辆,同比增长%后,2018刚刚开局,摆在汽车集团全球高级副、亚太区总裁兼CEO袁小林和沃尔沃中国团队面前的中国业务发展路径看上去选择多多,但似乎哪一条又都充满挑战和困难。

画地为牢(百炼成钢) Ctrl+D 收藏本站

    这么漂亮?在这样恶劣的环境里面能够看到如此绝美的女子众人不禁感叹大饱眼福,但是接下来开始慢慢的冷静思考起来,眼前这个姑娘不是呆子就是对自己的实力有绝对的自信。

    要不然,在有神洛、吞吞这样绝世强者的情况下,她还敢落地?

    皇影拥有绝对的美人骨,看起来虽然才20岁出头,但是双眼中的冷淡却没有这样少女年龄特有的单纯,头发颜色雾灰色,如果没有这样前凸后翘的身材配合着天使般的脸庞,肯定也难以驾驭这样的发色,她就那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看着貘羽等人,也不说话,也不做其他任何多余的动作,非常安静。

    可是,暴君被皇影的身材勾的是欲火难耐。

    他搓着手淫笑着说道“主君,这山野老林,可正是打猎的好场所呀,这么多兄弟们在山中喝了这么多天的寒风,现在是不是应该安慰一下兄弟们呀?”

    吞吞震撼的看着暴君“我靠不是吧?这样的情况下你居然还有性欲?”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暴君用手背敲打着硬邦邦的鸡巴说道“当我的老二开始思考的时候,我整个人也就停止了思考。”

    貘羽手插裤兜无所谓的耸耸肩“万一人是血腥要塞的,责任你自己承担。”

    一听这句话暴君喜笑颜开“得令嘞,兄弟们,摁住她,我来开头炮。”

    五个天劫战士带着淫亵与凶恶混合的狞笑,从腰间抽取出来手枪朝着皇影慢慢的挪动过去,她的身材真好呀,皮肤也是白里透红,这辈子要是能够跟这种极品做爱一次,那真是死而无憾了,带着如此罪恶的想法,战士们对着皇影露出了残暴的一面,纷纷举起手枪对准了她。

    而皇影退后了一步,从腰间拿出来两把银色的匕首。

    暴君塞了一根香烟在嘴巴里面随意道“不听话的就教训她,吞吞借一下打火机。”

    伴随着皇影的眼神中闪烁过一抹锋冷,一声枪响响起,瞬息之间,只看到皇影的身体飞舞了过去,一头雾灰色的头发迎风飞舞中子弹从头发里面穿透了过去,紧接着左手的‘银月’飞舞出去直接扎在第二名战士的心脏上面,随着他‘啊’的一声倒地,皇影一刀朝着天空切割,第一名战士握枪的手腕被斩断。

    随后皇影贴着他的身体一个旋转,移动到他背后一刀抹掉脖子。

    就地一滚,一刀斩断第三名战士的脚筋,鲜血喷涌中拔出插在第二名战士心脏上面的银月匕首,飞身而起,双手交叉,双刀切割,余后的两名战士集体割喉,鲜血喷涌中皇影来到暴君的面前,右手挥舞,一刀将暴君嘴巴里面的香烟斩断成两截。

    貘羽立刻后退了一步,这小妞是受到过特训的,速度快的可怕。

    “小丫头片子给哥哥在这里搞杂耍呢?”,暴君咬着半截香烟伸出手抓住皇影的肩膀。

    只看到皇影的瞳孔一沉。

    “轰…”的一声,她的身体顷刻间柔软度如同灵蛇般。

    在体格魁梧暴君的右臂上面,皇影的身体一圈一圈的缠绕着他的手臂顺流而上。

    暴君小心…旁边的血狩喊了一声,暴君立刻认真,腹部鲨鱼般的肌肉一阵凝缩。

    “地狱霸王体。”

    暴君的瞳孔在瞬间变成血红,同时整颗脑袋都开始燃烧地狱火,浑身的肌肉更是凝聚成了铠甲一般,“当当”皇影双手交叉一刀切割,遇到阻碍,趁着这样的机会,暴君像是抓蛇般双手抓住皇影的身体,用力的将她朝着空气扔了过去。

    飞舞在空中的皇影身体在树枝上面“嗖”的一声转动,再次冲刺了过去。

    “他妈的,这么刚烈昂?待会儿我让你在我的胯下嗷嗷直叫。”

    双掌舞动,带着滚滚的地狱火,暴君双掌狠狠的击打在虚空上。

    “咚!!!!”狂暴一震,范围十米之内的虚空疯狂的颤抖。

    冲刺下来的皇影立刻被震退了回去,在空中双手抱着膝盖几个旋转降落在地上。

    她低下头看着颤抖的双手,一缕缕的鲜血从衣袖里面渗透了出来。

    “我的地狱霸王掌打的你是不是高潮了?”,暴君看着她受伤忍不住自豪的笑道。

    随后他极其淫荡的伸出右手两根手指“待会儿我的手指肯定扣的你继续爽翻天。”

    “不是…”神洛实在听不下去的捂住额头“你这个人真的是…”

    皇影并没有理睬暴君的污言秽语,她的双手紧握银月匕首,随后小心翼翼的朝着前方踩了一下,接着全身带着利箭之声猛然的飙射了过来。

    神洛退后了一步,只看到双眼顿时变成了金黄色,瞳孔仿佛一个圆盘般,左边的瞳孔上面一个国王握着剑霸气凛然,右边的瞳孔上面皇后握着长枪对天呐喊,他看到在皇影的地面上,一个同样动作的影子也在跟皇影一起迅速移动,也就是说其实进攻暴君的是两个人,但是暴君只是大笑着没有在意,丝毫没有看到地上的影子。

    闭上眼睛再次睁开,神洛并没有提醒暴君。

    让他吃点苦头也好,说的都是些什么话,真的是侮辱了天劫的斯文。

    果不其然,皇影的银月匕首和暴君的双臂狠狠的撞击在一起,“嘭”一大股爆炸的风浪朝着四周狂喷乱射之时,暴君看着自己挡住了她的攻击刚刚得意洋洋的想要讥讽几句,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地上突然一个黑影,匕首上扬,撕裂开暴君身体上面那些燃烧的地狱火。

    地狱火就是防御的铠甲。

    铠甲消散的瞬间暴君脸色骤变,疯狂后退。

    “叮铃铃…”也不知道从哪里响起风铃的撞击声。

    只看到皇影和地上的影子合二为一,举起双臂,两把银月匕首“当”的一下撞击在一起。

    “猝命之牙。”

    “轰…”一股夺命的风暴从皇影的身体上面升腾起来,她的身躯再次变成了之前的灵蛇般,而从暴君这个角度只看到一条黑色的毒蛇从前方飞速的冲刺过来。

    黑蛇张开嘴巴,牙齿赫然是两把银月匕首,只想要暴君的命!

    神洛一看要出大事情,左眼中喷射出一抹灿烂的金色光芒径直冲刺到暴君的面前,随后整个人都进入了光芒之中,如同在时空通道里面行走般挡在了暴君的身前,左手举着一面一米多高的巨型盾牌,将暴君和自己死死的防御在后面。

    银月匕首“当…”的一下‘咬’在巨盾上面,被抵挡住后猛然的弹射回来。

    “连续招,别动。”,神洛对着身后提醒道。

    果不其然,如同神洛看穿的一模一样,银月匕首之后立刻朝着两旁散开,身后的黑蛇也散落成两个幻影,握着银月匕首猛然的一个冲刺、突袭、撞击,“咚!!!”,神洛只感觉到盾牌上面狠狠一震,接着是第二个震动,两个幻影冲刺之后纷纷被弹射了回来,悬浮在空中朝着自己对视了一眼,竟然诡异的再次分身,一共四个。

    “姑娘不必斩尽杀绝,我们误闯血腥要塞,出言不逊是我们家教不好,让我们离开说一句便是。”

    神洛在盾牌后面喊道。

    “皇影是一个哑巴,你们又何必欺负她?”

    听到这样止战的声音,神洛立刻有底了。

    他左手一个舞动巨型的盾牌化作道道的金光消散,而此时此刻前方雾气升腾,浓雾之中,能够听到兽蹄踩地的声音,紧接着一个一头白发、一身白衣、双眼上面蒙着一圈白布的男子骑乘着一头四不像从雾气之中慢慢的走了出来,他的身后背着一把白色的长剑,四不像的鹿角上面挂着几个风铃,一旦开始行走的话就叮铃作响。

    四影合一,皇影安安静静的站在他的身边。

    男人手中拿着一根柳条,自我介绍道自己叫做鹿游鸣。

    我堂堂天劫帮会的干部暴君,今天还能够被一个小姑娘欺负喽?虽然说已经止战,但是暴君的心中还是有着一口恶气,非要狠狠的教训一下皇影,但是神洛转过身摇摇头“你这么怒气冲冲干嘛?主君都还没说话你就来动静?你非要让今天的事情下不来台吗?”

    “今天我跟皇影值班巡逻,碰巧看到各位。”

    鹿游鸣斯斯文文的说道“我希望化干戈为玉帛。”

    貘羽对着暴君摇摇头,继而淡淡的说道“我们的一个人质跑到了要塞里面。”

    看着主君的命令,暴君愤愤不平的骂道“一个瞎子,一个哑巴,还他妈值班,真是绝了。”

    鹿游鸣倒是不生气,抬起头仰望了约三四秒,缓缓的说道“十分钟之前的确有一名叫做屠荒·萨隆的人进入了血腥要塞之中,抱歉,各位先生,现在这位先生受到了血腥要塞的保护,这条制度,是要塞的铁律,不问出身,不问江湖里面的事情,如果想要避难的话血腥要塞欢迎四面八方的各位英豪。”

    确有此事,穆予接话说道“既然是铁律我们也不便破坏,自当尊敬,但是鹿先生,此人对于我们十分重要,能不能够网开一面呢?通融通融如何?”

    听闻此言,鹿游鸣用柳条指着血腥要塞说道

    “除非你们能够攻破这座要塞,否则没有捷径可走。”

    “你他妈知不知道你在跟谁说话?注意你的口气。”,暴君指着他吼道。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难道真的一点变通都没有吗?”,穆予继续不依不挠的问道。

    鹿游鸣轻轻的摇摇头,并且和皇影让开了一条路“请离开。”

    对方已经请客了,穆予对着貘羽望了一眼,轻轻的摇摇头,后者稍微的斟酌了一下,一句话都没说开始大步流星的离开,战士们看到主君的意思,整理的整理,推轮椅的推轮椅,暴君走过皇影身边的时候对着她狠狠的指了指,那意思是让他小心注意点,鹿游鸣看着貘羽他们的身影走远,伸出右手压了压,“咕噜咕噜…”四个池塘沼泽里面沸腾起来的泡泡才慢慢的平息了下来,接着皇影跳上了四不像,风铃之中两人朝着血腥要塞走去。

    “我死定了,我肯定死定了。”

    即便是看到貘羽走远,他带给自己的阴影和恐惧也依然萦绕在心头。

    浑身哆嗦的屠荒捧着茶杯,仓促的喝了一口茶水,带着一脸的哭丧看着白鹰“白鹰使者,请快点转告要塞之主,我现在需要他的帮忙,我的家人还被貘羽掌控在手中,貘羽肯定恨死我了,他肯定会拿我家人的性命来祭奠内心的怒火的。”

    坐在他对面的人正是之前与天门往来密切的使者白鹰。

    可惜,白鹰冷静的摇摇头“血腥要塞从来不过问时代中的事情。”

    这时候,鹿游鸣和皇影也进入了大厅之内,鹿游鸣面无表情的说道“既然危难已经解除,也请屠荒先生立刻离开血腥要塞,这里不是你永久的避难所,一次成功的挽救你的性命,血腥要塞可是要得罪人的。”

    我能去哪里?我去外面了肯定会立刻被貘羽捉住。

    “各位,我能否再请你们帮我一个忙?”,屠荒就那样在原地坐了很久很久,良久后他的瞳孔中出现了决然、坚定、嘴角更是狠狠的抽搐了两下,然后站起身用期待的眼神看着白鹰、鹿游鸣与皇影,声音中带着真切的说道“我想要下山,离开唐歌山脉,我想要回到俄罗斯的主都莫斯科。”

    鹿游鸣点点头“可以,而且很快。”

    四十分钟后,莫斯科的街头,一个小男孩拿着五块钱卢布走到一间汉堡店的旁边,老板亲昵的摸了摸他的脑袋告诉他“战乱马上就要来了,汉堡店要关门了,天门此时此刻已经在进军莫斯科了,快跟爸爸妈妈逃命吧。”

    说完他突然震撼的抬起头,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

    小男孩也转过头,瞪大眼睛。

    不光是他们,这条最繁华、最热闹的街道上面,他的出现几乎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人们的眼神中有震撼、有鄙夷、有不可思议、有难以理解,人们的口中有赞叹、有指指点点、有感叹上帝。

    化身成白龙的屠荒伤痕累累的走在俄罗斯的大街上。

    他每隔十秒就会喊道

    “我来自龙堡!我是龙堡的白龙使者!谁想要去龙堡?”

百度